米yooo

【兔赤】礼物

# 赤苇生日快乐💗
# 超短篇

--------

冬天总是能让人变得很慵懒。而对于有低血压的赤苇来说,起床就更显得双倍困难了。

“铃铃铃~~~”这已经是第三次闹钟响了,赤苇挣扎着从被窝里爬起来按下催促着他起床的闹钟。

揉了揉惺忪的眼睛,赤着脚踏上地板,一股凉意从脚处传了上来使赤苇不经打了个颤抖,让他只想躲回温暖的被窝里。

梳洗完毕下楼的时候听见了那把随时随地都能大喊三声heyheyhey,一大早就充满活力的声音从客厅裹传出来。原本还因为低血压而紧紧皱着的眉头和烦躁的心情在听见恋人的声音后早已忘光了。

拉开了那扇米白色带花的客厅门。

「早安!赤苇!」

迎面扑来一只大型猫头鹰,虽然已经做好了接住他的准备,但是扑过来的劲儿太大,赤苇踉踉跄跄几步后就往后摔了下去。身穿围裙方才在和木兔聊天说笑的赤苇母亲也被吓到了。

「赤苇,没事吧?」木兔紧张的抱起了赤苇。

「木兔前辈,我没事,快放开我,母亲在看着。」小声的抵抗着木兔的怀抱,脸也有点红。

一旁目睹了全程的赤苇母亲知道儿子并没有摔伤,而且还露出了难得一见的害羞表情。赤苇母亲掩着嘴笑笑识趣的去厨房盛了两碗饭出来。

「京治和光太郎快过来吃饭,不然要迟到了。」

出门之前赤苇母亲提了两盒便当给赤苇,还不忘嘱咐要带上围巾和手套。

「知道了,母亲,谢谢你。」

枭谷排球部里无人不知赤苇是个多能干多优秀的二传手兼副主将,就算是在课室内也一样受老师和同学欢迎。但赤苇京治毕竟只是个高中生,有时候还是免不了会忘记一些小事情,比如昨天出门忘了带围巾和手套。

唯独有关于那个人的事情,无论是芝麻绿豆的小事,或者是什么大事,赤苇都会牢牢记在心里,不会忘记。

在门口等着赤苇出来的木兔露出了灿烂的笑容,若影若现的阳光从层层阴云中照映着木兔。赤苇仿佛看见木兔的背后展开了一对漂亮的羽翼,看呆了的赤苇直到木兔呼唤了几次才回过神来。

「赤苇?你在发什么呆?难道是感冒了?」额头湊近赤苇的额头量体温。

「木兔前辈,我没感冒。」推开了头,戴好围巾和手套就出门了。

「赤苇在冬天特别容易犯困发呆啊。」摸摸那头有点凌乱的卷发。

「木兔前辈倒是不管在什么季节和天气下精神都不会受到影响真好。」内心却在吐槽除非木兔前辈开启了沮丧模式。

「呐,赤苇,你的生日快到了吧,想要什么礼物?」肩膀挨着肩膀,偷偷牵住赤苇的手。

「礼物吗?」回握紧那只手,赤苇靠过去另只手抬起木兔的脸吻了上去。

「只要是木兔前辈送给我的礼物我都会喜欢。」看着木兔惊讶的表情,赤苇嘚瑟的笑了。

走了几步路发现木兔并没有跟上来便回头叫唤着那只还呆站在原地的大型猫头鹰。「快走吧木兔前辈,要迟到了。」

「赤苇太狡猾了!」

木兔前辈,你就是我最珍贵的礼物。

【松花】六月菊

# 新写手一名,第一次写文就献给了松花www
# 小学生文笔渣请大家见谅(土下座
# 短篇已完结

----------

「花,早安」梳理了一下怀里头发睡得乱糟糟的花卷,轻声的唤醒了他

「唔…真难得你比我早醒」花卷微笑着双手怀住松川的脖子磨蹭着颈窝处「今天周末就让我懒懒床」

「你再睡下去我不保证不会让你睡到下午,还可能睡到晚上也说不定」

搂在花卷背后的手已伸进睡衣里摸索着,这一摸倒是让花卷睁大了眼睛,脸上还浮现了红晕,推开了在后背不规矩的手,挣脱怀抱爬起了床裸着脚丫子啪啪啪的冲去浴室梳洗

等花卷梳洗好出来嗅到了最爱吃的泡芙的味道吸引着他往厨房的方向前进,由于松川经常为了工作应酬很晚才回家所以早上几乎都是花卷先醒来做早餐

难得看见正忙着做早餐的恋人的背影,急忙从裤袋挑出手机连拍了几张照片,忙碌着的松川听到拍照声无奈的转头

「我背影有比正面好看?」

「吃自己背影的醋不成?」满意的把手机摆到餐桌上

「好香,有多久没吃过你做的泡芙了」带有点抱怨的语气对转回头去忙碌的背影说道,松川说了句抱歉就继续忙手上的活儿,待早餐上桌后花卷的肚子就适时的打起了咕

「果然松做的泡芙是最好吃的!」

「是是」笑着递上一杯热咖啡「还有很多,你慢点吃」

松川坐到花卷对面的位置随手拿起涼在餐桌某个角落的手机点开,银幕亮灯最先入眼的是两人高中时期的合照,用这张照片做为壁纸已有数年乃没有要换下照片的想法,毕竟充满了回忆

滑着手机看着刚才被拍的照片的期间信息提示音响起,好奇的点开信息栏,看着满是可爱颜文字的信息不必看发信人姓名都已心知肚明会是谁

「花,及川约今晚去岩泉的居酒屋聚会」

「及川那小子最近是太闲了吧」

「毕竟他刚完成了新的服装设计还开了发布会」

「说起来报纸杂志新闻到处都有关于他的报道,以前就很受女性欢迎了,现在他还真成了名人」

「花也不输及川不是吗,小说可受欢迎了」

「我只不过是个小有名气的小说家怎么能和及川相提并论」说着塞了最后一块泡芙进口

**

花卷是网络小说作家,擅长写言情小说,那种细水长流、平淡相守的爱情,笔下每个人物都栩栩如生,如此轻淡的文笔使他获得许多粉丝的支持,甚至有过被粉丝跟踪着还收到过情书的经历,为此松川吃了不少醋,花卷则是无奈表示

「我才是那个该吃醋的人吧,经常应酬遇上美人还会送人家回家,就不怕被吃?哦不对,是你吃人」

松川把餐桌收拾干净摘下围裙走到吃饱就溜走去看晨间新闻的花卷面前当挡墙障碍视线

「你挡住我了」伸脚踹了踹恋人的腹部

「回青城一趟吗?」

「怎么突然要回去?」抽回被抓住的脚

「想回忆一下」想起手机壁纸那张合照

**

站在青城高校的禁闭门前,两人都很有默契的爬进去,熟门熟路的来到排球体育馆不出所料铁门上了锁,松川不知从哪弄来的铁丝弄了很久才开到锁头,拉开了有点沉的铁门

宽大的球场空无一人却仿佛能听到练习时教练严厉的指导、运动员的喘气声、球鞋的摩擦声、排球被大力扣下拍到地板响亮的声响、夹杂在里头还有无时无刻都在提醒着现在是炎热夏天的蝉鸣叫声

「好怀念」花卷不知觉的勾起嘴角

「当年没赢过白鸟泽,春高还输了给乌野,那份不甘直到如今也无法释怀」

「是啊,超不甘心的」想起当时低落的心情,结果到高中毕业都没机会站上全国赛的舞台

「花,来打排球吧」松川手上不知何时已拿着排球

「我可不会手下留情」花卷扭动身体做好接球的姿势

打了几场分下来两人都瘫倒在地狠喘着气,只从高中毕业后上了大学还有加入排球社,不过两人都很清楚未来并不会踏上国家排球队的路,所以拼命为了各自的领域忙碌着而越来越少碰排球

「感觉好像回到高中时期的自己了」

「松不也和以前一样没变过吗,只是年纪大了」

「彼此彼此」

两人同时翻身面对面大笑了起来

**

离开了青城高校,花卷提议去附近的便利店买饮料解渴途中经过一条小巷时听觉灵敏的松川听见了巷子里传出小小的悲鸣声,伸手拉住恋人的衣角阻止他前进的步伐,花卷诧异的看着松川指着的方向

「那里好像有什么,过去看看」

虽然是大白天但是小巷处在两栋高楼公寓之间,公寓遮挡了大部分的阳光纵使巷子显得有点昏暗

花卷仔细听才听清楚那悲鸣声是从箱子传出来的,蹲下身一看箱子里畏缩着身子黑乎乎的毛团原来是一只小狗,大概是被哪家贪玩的熊孩子玩腻了就抛弃的可怜小动物

花卷小心翼翼抱起颤颤发抖的小狗发现它的后背有已凝固的血痕

「背后有伤」

「大概是野狗要抢食物而咬了它」松川拿起箱子里的空罐头

「我带它去兽医院」抱好小狗站起身时眼角瞧见箱子旁有紫青色的花,虽然这种花并不罕见但是却让花卷印象深刻

医生帮小狗包扎好伤口后抱回到花卷怀里,小狗已经不再发抖而且还舔了舔花卷的手

「花,不如收养它?」

「你在开玩笑?虽然我不讨厌小动物,但是照顾起来要很费心思啊」

「也不能把它送回去刚才的地方啊,收养它吧,就当做给家里增添一个小生命」

说不过恋人的花卷只好把小狗带回家还拿出了塞在储藏室里的几块木板打算做个狗屋给它

「就叫miyako吧」松川手撑着下巴脑袋运转了一下对忙着锯木板的花卷说

「这名字未免太好听了点,而且小狗是男孩子,你给它取这么娘的名字它才不乐意,还有你快过来帮忙!」

「还会嫌名字太好听?」松川哭笑不得,转身摸摸睡得很安稳的小狗,拿起锤子过去帮忙花卷

终于做好狗屋的两人抬起手擦了擦额头的薄汗,花卷拍拍手抬起头问松川今晚几点聚会再翻手机看了看时间

「遭了已经是这个钟点了!快点准备出门!」

虽然从这里过去居酒屋搭一站电车再走15分钟路程就到了,但是再过半个小时就是约定时间,安置好小狗后就匆匆忙忙出门了

**

到了居酒屋找到经常来聚会时安排好的坐席,及川和岩泉已经准备好了酒以及满桌的菜在等着

「快过来坐,这几道菜可是小岩亲手下厨的哦超好吃的!」

「及川你吃慢点!就不怕呛到!」

坐了下来及川就递了杯酒过来,看来今晚是不醉不归了,花卷认命的一口喝光,谈笑风生的时间总是过得特别快,在离开居酒屋时及川和岩泉一副若有所思道,欲言又止的表情,但是两人都只是像打气一样拍了一下花卷的肩膀就送走了他

花卷觉得今晚的及川意外的安静没吵闹着要玩什么猜拳游戏,自己也并没所想那样被灌醉,而且还隐约感觉到两人的脸上都带着有点悲伤的表情

**

走在再熟悉不过的回家的路上,即使是夏天,到了黑晚乃会吹来一阵凉风,缩了缩脖子,原本有点冷的手被另一只温暖的大手握紧,转头望进对方眼里的全是彼此的身影

抬起头天空是一片闪耀着光芒的星空,看得有点入神时突然有几道快速划过的流星

「是流星,花还不快许愿?」拉着还楞着的花卷双手合十

「想不到松你竟然会相信看见流星许愿的话愿望就会成真这套」

此时的花卷虽然在笑,但是松川明白他的内心是有多痛苦多难受,自己却无法再像以前那样告诉他「别怕,有我在」因为,松川已经离开这个世界了

「松,你知道我的愿望是什么,但这个愿望…已经无法实现了…」

隐忍了一天的花卷最终还是忍不住哭了,松川抬手抹掉恋人眼眶里直滚下的泪水,把他拉进怀里抱紧,任他在怀里放肆的大声哭泣

**

说回领花卷失去了恋人的那天,当晚下着一场大雨,松川和往常一样应酬到差不多凌晨两点,这时间已赶不上末班车,要打车回去但现在处在的地方比较偏僻所以路上没有遇到多少车辆,大雨也似乎没有要停下来的意思

想着这里离家大概就五公里远,跑回去的话不用一小时就到家了,脱下西装外套批到头上硬着头皮冲出大雨中

一心只想快点回到家的松川在十字路口等着信号灯转绿灯之时,由于大雨模糊了视线所以没注意到对面逼近的车辆不寻常的摆荡,等车辆冲向松川时已反应不过来

整夜睡不好的花卷翻身躺到松川睡的位置嗅着他的味道在想怎么还没回来的同时,手机铃声响了起来,突然有股不好的预感,颤抖着手接听手机,对方传来的消息让花卷的心崩溃

「请问是松川一静先生的家属吗?松川先生发生车祸」

「当场死亡」

**

松川已经离开了六天,在这些天里花卷没有掉过眼泪,直到现在双手紧紧拥着松川哭得撕心裂肺,花卷知道拥抱着的人早就已经不在人世,但是这个温暖的拥抱却又让自己舍不得放开手

七天回煞,这是松川离世后第一天也是最后一天回来陪在花卷身边,过了零点松川就会消失

「花,你要照顾好自己,别因为赶稿而忘了吃饭,偶尔约及川和岩泉出来喝喝酒感觉也不错,我还拜托了miyako让它好好看着你」说着亲了亲怀里人的额头

「花,忘了我,好好活下去」抬起头的花卷看见松川眼里满是疼惜与悲伤

「笨蛋松」泪水因为花卷合上眼而被逼着滚出了狭窄的眼眶,感受着来自唇的温暖和逐渐消失的触感

花卷睁开了双眼,眼前的人已经消失了,最后回荡在耳边的话语只有「我爱你」

**

吧嗒吧嗒点击了发送键盯着电脑荧幕显示文件已发送的小框框,喝了一口已经放凉的咖啡再摘下眼镜伸个懒腰,放松的向后倒靠着椅背,垂下的手传来一阵湿意

「汪汪」已成长成大狗的miyako奋力的摆着尾巴表示到了散步时间

「知道了,也让我先休息一下嘛」笑着摸了摸毛茸茸的脑袋

带miyako散步时记起家里已没了咖啡豆,然而在家附近的便利店也刚好都卖完了这牌子的咖啡豆,小声抱怨了一下只好绕远路到青城附近的便利店买

经过那条和miyako相遇的小巷,回想起当时的场景让花卷笑了起来,迎面吹来一阵风抚在脸上,仿佛那个人在自己身边碰了自己的脸一样

miyako也好像感觉到什么似的拉着牵绳要花卷跟着它走进巷子,当miyako停下脚步摆着尾巴示意花卷注意某个地方,由于巷子昏暗得看不清楚的花卷只好蹲下身子看

瞬间睁大眼睛的花卷想起来拾到miyako时有见过这花而且还莫名的印象深刻,紫青色的花瓣随风轻轻的摆动着身体,深知这种花的含义的花卷收起淡淡的忧伤感站起身,牵着miyako慢慢走出巷子,再次回头看向巷子里摆动着的花,花卷细语道

「再见了,我的爱」